坝光两株禾雀,申请古树保护

信息来源: 发布日期:2017-03-23 【字体: 【内容纠错】

  直径接近70厘米的粗壮根部孕育出方圆两百平方米的发达藤蔓,上面盛开着十万朵彩色禾雀花。如此一年一度的盛景,又在大鹏新区葵涌办事处坝光社区悄然上映。记者昨日从葵涌办事处获悉,禾雀花属于国家二类保护植物,目前坝光社区两棵全市最大的彩色禾雀花已向新区城市管理和水务局申请列入“古树名木”保护。

 

  “坝光这里的禾雀花以紫红色的为主,其中两棵最大的,一棵在海边,另一棵在水库边。”葵涌办事处农林水务管理中心谢献崔告诉记者,这两棵最大的目前已经被挂上了175和176的序号牌,作为大鹏新区“古树名木”的后备树木。
 

  每年3月中旬至清明前都是禾雀花的花期。上周开始,淅沥沥的春雨一淋,喜爱潮湿的禾雀花便开始陆续开放。坝光海边的禾雀花,应该是深圳最靠海的一棵。海边的密林里,有一棵姿态奇异的大榕树,与海平面几乎平衡,向外伸展,在密林中突围而出,争取阳光。禾雀花水桶粗的藤从榕树底部冒出,与这棵横亘的榕树相互交错,已分不清彼此。透过榕树的叶子,就能看到一串串绿头紫翅的“小鸟”簇拥在新绿的榕树叶下。
 

  走到树下,才发现这一树的“小鸟”有不同的颜色和模样,刚从布满绒毛的黄绿色花苞中破壳而出的禾雀花,通体都是接近奶白的浅绿色。再长长一点的,中间那层花瓣,仿佛小鸟展开的翅膀,已开始变成紫色。禾雀花越长越大,尾部也逐渐变成紫色。当它通体紫红时,尾部的花瓣从紧闭变成到打开,然后逐渐脱落。最终,只剩下花托,连着黄色如豆荚一般的果实。
 

  但多数的禾雀花还未等到花瓣完全脱落,已经连花托掉落地面。禾雀花只要离开了藤蔓,就很快变成了黑色,仿佛《西游记》里的人参果一般娇弱。
 

  “像这样就长在海边,沙滩上的,也只有坝光这里。”谢献崔表示,葵涌的禾雀花全部都是野生的,剩下的几处都生长在水库旁。为了保护这棵禾雀花,办事处已经在它的附近用矮矮的石墩与铁索围出了一个区域。“我们这样的设计也不是为了封闭它,而是提醒游人们这里是受保护区域,不要随意采摘。”颇具观赏价值的禾雀花是国家二类保护植物,坝光这两棵不仅颜色靓丽,有别于一般常见的绿白色,树龄应该都在五六十年以上,甚至更老,所以办事处已将这两棵向新区申报“古树名木”保护目录。
 

  比海边这棵更壮观的就在坝光坪埔村的水库旁,这棵藤的直径比水桶还粗,记者用手臂测量了一下,大约有70厘米。“上世纪80年代,这里修建石坝,主要为了引水,当时村民都主动保护起这棵禾雀花。”谢献崔告诉记者,因此这棵禾雀花紧紧贴着石坝生长。
 

  这棵禾雀花沿着周围的树,向左右一路蔓延,组成了一幅长达20多米的禾雀花屏风。现在正值禾雀花的盛放期,尽管还有一些新冒出来的花蕾,但谢献崔估计,再过一周,禾雀花便会大面积凋谢,盛景不再。
 

  葵涌办事处提醒,目前坝光正在进行深圳国际生物谷坝光核心启动区的施工,市民不宜盲目涌入赏花。办事处会妥善保护好这两棵禾雀花,待施工完毕后,可能会结合国际生物谷规划,变成一处赏花景点。